电影点评:《登堂入室》进入一个人的生活也许很容易

电影点评:《登堂入室》进入一个人的生活也许很容易

《登堂入室》很显然是关于一种凝视如何成为被凝视对象,他者如何被隐喻性指涉的故事。 文学与影像的交融让这部电影更富有魅力,这种文本上的阅读快感被无损的还原到了影像之中,克劳德与吉尔曼在故事构思和走向上的协调和碰撞让这个故事的走向更为的有趣,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涉及到理论,吉尔曼老师会讲的头头是道激情洋溢,当然对于还是高中生的克劳德来说,这是何等精彩的演讲,吉尔曼老师就是他心目中的“大师”。

一个爱好写作想当作家,却苦于没有天分郁郁寡欢的老男人,工作上对这一帮一届不如一届的学生,批改着狗屁不通的作文郁闷之极,生活上老婆经营的情趣博物馆面临倒闭心情不好,对他也爱答不理。而年迈的吉尔曼,平凡,温和,本是一个稍欠天赋的法语老师。克劳德大胆的举动,早熟的才华对于他从一开始预示着某种可能,一种通过他来满足自己成就欲望的可能。个人的关系太复杂,两个人的关系也许更简单。“少即是多”,现代简约主义的理想,让被信息爆炸及人际关系逼疯的完美主义找到了和谐。

文学是个深色的漩涡,人因好奇窥探以及欲望越陈越深,不可自拔。进入一个人的生活也许很容易,但你永远无法知道你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当有人走入你的生活,永远不要入戏太深。 把生活当作艺术来过,悲剧总是不可避免。其实,艺术是生活开出的一朵花,它可以是平淡无奇的野花,也可以是芳香四溢的妖冶玫瑰。在青春期的孩子本身就是容易受到影响的一代,他们迷茫好奇,更何况是克劳德这样一个先天残缺母爱的家庭,使得他对于成熟女性有一种天生的向往。

人们总是喜欢把自己未完成的心愿找到一个寄托者。人生就像小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幸与精彩。而生活中不乏有人有着强烈的“干预欲”,对别人的生活窥视甚而指手画脚、登堂入室。生活本身几乎无聊至极,完全不像故事那般具有审美性。人们喜欢讲故事,更多人喜欢听故事,是对这无聊生活的一种抵抗,也是一种逃避,更是一种想象。

越是亲密关系越容易偷窥,在未经他人的允许下偷偷进行自己的小冒险,毕竟这是一个犯错成本比较低而又让自己产生无限成就感的经历。一开始,老师对学生的文章占据主导地位,老师可以随意地更改学生的文章,后来老师被学生文章深深地吸引,对窥探欲的深深沦陷,使学生反客为主,开始教老师文学创作,轻易地拉斐尔写死,玩弄老师,玩弄道德。

作家这个职业很爽,可以创造人物,创造故事,打破时间和各种主题。但是他们创造出的人物,绝对不会和现实生活中的人一样,七情六欲,鸡毛蒜皮。每个人都隐藏着偷窥的念头,于是每个人都潜在地被偷窥着。我们总想以上帝的视角登堂入室,同时你也变成了幻境中被偷窥的一角。欲望交织的故事,戏中戏,欲望在不断的增加,唯有道德和法律来加以约束。为了欲望,能突破世俗禁忌;为了欲望,能违背良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